Lancet oncol:奧拉帕利聯合Durvalumab治療BRCA突變的轉移性乳腺癌

2020-08-10 MedSci原創 MedSci原創

本研究旨在評估奧拉帕利聯合PD-L1抑制劑durvalumab用于攜帶胚系BRCA1突變或BRCA2突變的轉移性乳腺癌患者的療效和安全性。

Poly(ADP-核糖)聚合酶抑制劑與免疫療法的聯合方案在臨床前研究中已顯示出抗腫瘤活性。MEDIOLA試驗是一項多中心、開放標簽的1/2期試驗,評估奧拉帕利(olaparib)聯合durvalumab治療實體腫瘤的療效?;颊弑徽心嫉?個初始隊列(胚系BRCA突變、轉移性乳腺癌;胚系BRCA突變、轉移性卵巢癌;轉移性胃癌和轉移性小細胞肺癌)。

本文報道了乳腺癌隊列的研究結果,即奧拉帕利聯合PD-L1抑制劑durvalumab用于攜帶胚系BRCA1突變或BRCA2突變的轉移性乳腺癌患者的療效和安全性。

該隊列共招募了34位攜帶BRCA1/2胚系突變的轉移性乳腺癌患者,予以300 mg奧拉帕利(口服,2/日)和1.5 g durvalumab(靜滴,1/4周),直到病情進展。主要終點是安全性和耐受性,以及12周時的疾病控制率。

11位(32%)患者發生了3/4級不良反應,其中最常見的是貧血(4例[12%])、中性粒細胞減少(3[9%])和胰腺炎(2[6%])。3位患者因副作用而終斷治療,4位(12%)患者經歷了6次重度不良反應。無治療相關死亡。30位可進行療效分析的患者中有24位(80%)在12周時獲得疾病控制。

總結:奧拉帕利聯合durvalumab展現出在既往單藥治療中觀察到的相似的抗腫瘤活性和安全性。值得進一步開展隨機對照研究來驗證該聯合方案的療效。

原始出處:

Susan M Domchek, et al, Olaparib and durvalumab in patients with germline BRCA-mutated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MEDIOLA): an open-label, multicentre, phase 1/2, basket study. The Lancet Oncology. August 06,2020.



版權聲明:
本網站所有注明“來源:梅斯醫學”或“來源:MedSci原創”的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梅斯醫學所有。非經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授權轉載時須注明“來源:梅斯醫學”。其它來源的文章系轉載文章,本網所有轉載文章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轉載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
在此留言
評論區 (3)
#插入話題
  1. 2020-08-13 lovetcm

    #乳腺癌#BRCA1/2突變,用#奧拉帕利#很合時宜,但是用PD-L1,是值得懷疑的,對于這樣明確突變的人群,很少看到PD-1、或PD-L1獲益的。在肺癌中EGFR突變的患者,原則上不宜用免疫治療的。

    0

  2. 2020-08-10 ms3000000449926787

    學習

    0

  3. 2020-08-10 qinqiyun

    奧拉帕利前景不錯

    0

相關資訊

靶向TROP2治療藥物DS-1062是NSCLC和乳腺癌的新星?

7月27日,阿斯利康與第一三共株式會社就靶向人滋養層細胞表面糖蛋白抗原2(TROP2)抗體藥物偶聯物(ADC)DS-1062達成了一項新的全球開發和商業化協議。DS-1062是一款潛在的重磅新藥,有望

吡咯替尼完全獲批,HER2+乳腺癌治療步入新時代

近日,恒瑞醫藥自主研發的1.1類創新藥吡咯替尼獲得國家藥監局完全上市批準。這是該明星藥物自2018年獲得有條件上市批準后的又一里程碑。從最初研發到成功上市,吡咯替尼歷經近十年時間,屢次登上頂尖國際學術

三陽性乳腺癌,抗HER2聯合化療,還是聯合內分泌治療?

三陽性乳腺癌的雌激素受體、孕激素受體、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2(HER2)均為陽性,約占全部乳腺癌的5%~10%。三陽性乳腺癌患者與HER2單陽性乳腺癌患者相比,腫瘤較小、淋巴結轉移率較低、乳腺癌相關生

Eur J Cancer:早期乳腺癌保乳術后放療10年隨訪結果

近日,奧地利乳腺結直腸癌研究協助組8 A試驗10年研究結果在線發表于The European Journal of Cancer,探究了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患者接受保乳手術(BCS)和連續內分泌治療(E

又雙叒登Nature子刊!四鏈DNA結構首次在乳腺癌細胞中發現

1953年4月25日,來自英國劍橋大學的兩位科學家Francis Crick和James Watson在《Nature》發文,率先提出了如今眾所周知的雙螺旋DNA模型,這一發現后來被稱為分子生物學時代

NAT COMMUN:老藥新用,同時抑制腫瘤線粒體和血管生成

至今為止,癌癥仍然是世界范圍內的一個重要的健康問題。盡管已經存在結腸癌和乳腺癌的標準協議和療法,但是不能滿足治療需求,建立新的治療方法是當務之急,這可以盡量減少癌癥造成的社會和經濟負擔。

官方江西11选5走势图